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疫情警示:护士需要全社会尊重和善待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5-13 04:22)
文章正文

编者按

白衣为袍,驰援荆楚,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中,4.26万名被派到湖北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work者,写下了人类医疗史上的独特一页。

今年是现代护理学创立者南丁格尔诞辰200周年。在5·12国际nurse节前夕,《C嗨na青年报》发起了一项《nurse职业生存生活现状》调查。2695名被调查者中,94%以上是女性,61%在30岁以下。同时,本报多Lou记者采访了一线nurse,了解他们的work状态与所思所想。

调查结果显示,7.69%被调查者对自己的职业基本满意,80%的人会继续坚守护理work,七成以上的被调查者近期有能过继续study提升学历的plan……同时,lots ofnurse也表达了渴望:提高收入,不要“重医轻护”;改变单一的晋升标准;得到更多的尊重,“那种被尊重的感觉,就像疫情中体现的那样”。

4.26万名医务人员从四面八方驰援湖北,其中的2.86万名nurse,finish了护理职业最大的一次同行汇聚。从年龄来看,80后、90后nurse占了90%。

对他们的表现,coun努力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这样评价:“nurse在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work当中,为提高患者的治愈率、降低病亡率付出了lots of专业的try。”他们制定的病房护理标准操作流程,不仅对保障doc直到r和患者的安全起到重要作用,也为全球新冠肺炎患者的护理work提供了经验。

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、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、北京协和hospital护理部主任吴欣娟说,对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中,nurse是主力军。

19世纪50年代,克里米亚战争期间,南丁格尔主动申请到战场照护伤员,每个夜晚她都手执风灯巡视,被士兵们称为“提灯女神”。她的birthday5月12日,被定为国际nurse日。

据郭燕红介绍,到2019年年底,C嗨nanurse总人数达445万人,比2018年增加35万人,这是近几年nurse队伍数量增长最快的阶段。

然后,都是谁投身“提灯者”队伍,他们的特点是什么?

问题一:past疫情,认同感提升了吗?

25岁的刘蕊是天津肿瘤hospital消化肿瘤内科nurse。除夕,她正准备吃年夜饭,紧急报名去了武汉。回到天津,隔离休整后,她又回到了work岗位。

她所在的消化肿瘤内科特别忙,nurse的午休timeoften被挤没。疫情之前一段time,刘蕊都是值夜Ben。从晚8点上到次日早8点,hospital杜绝看手机、趴在desk上这类“睡岗”行为,nurse要定时巡视病房,观察每个病人的状态。

相比武汉时的work,刘蕊觉得回来后更加繁忙,but心理压力不同。“回来以后心理状态比以前好,以前时常会抱怨work太累、患者太难伺候,now觉得these都不是事儿。”刘蕊说,“lots of患者听说我从武汉回来,都对我很尊重,这是我感到最有成就感的事。”

一位患者跟她开玩笑说,“你去武汉回来,技术更好了,扎针一点都不疼了!”

“对我来说,这是患者对我极大的信任和包容。我hope这种医患之间的温暖和理解能一直持续下去。”她对记者说。

这种体会不是特例。

沈悦好,天津医科大学总hospital呼吸科ICUnurse长,当初利用“职务之便”,把自己的n上午e第一个写在了报名支援武汉的名单上。

她说,在武汉时的心理压力源于对未知的恐惧。大年初一出发,no oneknow什么时候回来。每天穿戴层层叠叠的防护装备,医护人员每天都处在近乎憋气、缺氧的状态。她有段time感到自己胸疼,起初worry生病了,后来问其他nurse,大家都是一样的感觉,是长期憋气导致的。

“get out武汉的时候,lots of不相识的志愿者和市民,哭着送we。我特别感动,觉得武汉人民特别可love。”回到天津,沈悦好感觉患者对医护人员的态度比once upon a 时间好,整个社会都对医护人员更尊重。以前有的患者怀疑他们“吃回扣”、挣病人的钱,now他们knowthese人在武汉拼过命。

武汉协和hospitalnurse许浩远对记者说,她本来考虑过转行,经历过疫情,她的职业认同感提高了lots of,会继续做下去。

本报《nurse职业生存生活现状》调查发现,22.8%的被调查者对自己的职业满意,64.89%的调查者基本满意;80%的人没有近期换work的想法。对于“疫情暴发后,有无感觉医护社会地位得到提升”的单选题,36%的受访者选择了“是”。

27岁的孙晓莹是辽宁省葫芦岛市中心hospital神经外科ICU的一名nurse,work了6年,没有感到职业倦怠。病人转危为安,是让她最有成就感的事情。“这种成就感能让我对这份职业产生一种由衷的自豪感和归属感”。

在她支援武汉期间,有一位老人被收进重症监护室,past几天治疗,脱离呼吸机,可以转入普通病房。转走那天,老人激动地道谢。孙晓莹说:“那种喜悦是难以用language表达的。一个重症新冠的病人,病情终于能转危为安,还能和你握握手、说说话,会让你觉得一切都值了。”

问题二:累在哪儿?

目前,我国每千人拥有nurse数达到3人。数据显示,欧盟、United States、Japan、Norway每千人拥有nurse数分别为8人、9.8人、11.49人、17.27人。

《“健康C嗨na2030”规划纲要》提出的目标是,到2030年,我国每千常住人口拥有注册nurse数将达到4.7人。以此计算,还需增加约240万名nurse。社会加速老龄化,对nurse的需求不断上升,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这一行业,是全社会面对的考题。

朱迪(应受访人要求为化名)是上海一家民营医疗机构的护理部主任,从公立三甲hospital跳槽至此,“we全Ben40个护理专业pupil,毕业10多年,now只有23人还在公立hospital做nurse,其中10人已经跳槽到民营hospital。”

朱迪是卫生学校中专学历。当年同她直到gether,好不容易“挤”进那家公立三甲hospital的8个classmate,有4人回卫校做teacher,剩下4位nurse中2人至今未婚,“都快40岁了,每天忙得连谈恋love的time都没有”。

之所以跳槽,朱迪说并不是“为了钱”:“从工资角度来说,民营hospital和公立hospital开给nurse的工资差不太多,略高一点点。但民营hospital远没有公立hospital然后忙。”

她原先在的那家hospital,一个病区夜Ben时需要照顾七八十个病人,而now,一个病区usually是二thirty人,“我能有充足的time和病人好好沟通,也不容易争吵,少受气。”

在大型公立hospital,急诊科nurse压力尤其大。“抢救室一个Ben8hour,sometimes一个Ben内接待10多辆救护车是常态。前面的病人还没抢救好,马上又来一个。”朱迪告诉记者,公立hospital里急诊科nurse流失率最高,那是“最忙、最辛苦的一个部门”。

南昌大学第一附属hospital急诊科nurse何小平说:“凌晨两点到早晨八点,大家都在sleep的时候,we急诊科走一两万步很正常。其实就是然后小的空间,急诊科的nurse普遍都是偏瘦的。”

她认为,主要的职业压力from“倒夜Ben”,一年120多个夜Ben,相当于三分之一的time都在倒夜Ben。睡眠不规律,lots of人失眠,还有腰肌劳损。

本报调查显示,nurse对目前职业不满意的原因,依次是收入、社会地位、医患关系、work时长、发展前景等。收入在2000-4000元之间的占22.62%;4000-6000元的占36.81%;6000元以上的占35.85%,收入一般随hospital等级递增,也随city规模而递增,6000元以上的大部分都在大city的三甲hospital,有些在万元以上,个别达到两万元。

但在中西部地区市县hospital,nurse收入则普遍偏低,lots of人get out,“不是不like,是有太多障碍”,27岁的万晓辉(应受访人要求为化名)说。她是甘肃省平凉市某县一家二甲hospital妇产科nurse,护理专业大专毕业,2015年毕业后,先在西安一家民营hospital上了一年Ben,管吃管住,每月工资2000多元。她一直在投简历,hope能端上“公家”的饭碗。

现实很“骨感”,大专学历很难在西安进入一家三甲或二甲hospital。万晓辉记得一次招聘,交报名费才能参加test,只招50人,来了将近400人。

2016年下半年,万晓辉一咬牙辞了work,来到男友所在的平凉市某县,恰巧赶上了县hospital的招考,门槛是“大专毕业、有nurse资格证”。

万晓辉终于考进了公立hospital,成为一名合同工,所在科室是妇产科。她自我评价比较称职,但有lots of憋屈的#@re地方@#,“家属often将we当成‘服务员’,we说话声音小了,就说听不见;声音大点,就去投诉we态度不好。说实话,we也是人,也有心情不好、被问烦的时候,甚至个别情况下,一个人要同时照顾十几个病人,忙得晕头转向,怎么能做到时刻笑脸相迎呢?”

日常work考核多、填表多,these事情让万晓辉觉得繁琐,“每月要抽查护理操作,参加理论test,还会随机护Ric努力地房。所有人员都必须到位,可test内容却相对基础,不存在考不过的情况。另外,除了做一些日常work,we还要负责填写五花八门的表格,浪费了不少time。”

她对工资也不满意。在县hospital第一年,她的每月底薪只有1250元,此后每年增加50元。一个夜Ben的津贴是25元,plus奖励等收入,每月最多只能拿到3000元。hospital规定,nurse入职3年后,才给缴纳养老险、失业险。

问题三:编制,绕不开的坎儿?

除了感到work强度大,朱迪get out公立hospital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编制。她know,虽然now公立hospital对于聘用nurse和编制内nurse实行“同工同酬”的管理方法,但两者之间仍然有着重要区别。“社保和公积King标准都不一样,机会肯定是编制内nurse多。但hospital编制就然后一点,now大部分nurse是合同制。”

在本报问卷调查中,76.27%的被调查者的用工身份是聘任制,正式在编只有8.87%,此外,还有劳务派遣、临时工、实习生等身份,甚至实习生还有长期实习生、短期实习生之分。另外,有人事代理、后人事代理等等用工类别。

福州一家三甲hospital的一位女nurse今年27岁,大专毕业,work6年,为非在编人员,月收入6000多元。她所在的呼吸科共有22名nurse,其中8个年轻nurse轮流上夜Ben。在这8个人中,只有一个是在编的。在编与非在编的区别在于,前者可以评职称,后者不行;前者比后者的月收入多1000多元。有一年,这家hospital招收3名在编nurse,结果报名的有200多人。如今,同一家hospital招收在编人员,学历起点是本科。

万晓辉认为,同工同酬是nurse面对的问题中排在最前面的。“we科室21名nurse、助产士中,仅有nurse长和另一名资历较长的nurse有编制,其余都是像我一样的合同制。不同身份,带来不少差别。据我了解,有事业编制的,每月至少可以拿到4200元工资,有五险一King,且在奖King分配、推先评优中有很大优势”。

她了解到,hospital就合同制nurse的身份问题做过改革,通过test确定同工同酬名额,但条件严苛。work满5年才具备报考资格,名额不多。近几年,她所在科室仅有两人考上。

身份,还影响到万晓辉产假期间的收入,“产假6个月,每月只能拿到600元左右,但正式职工至少可以拿到自己80%的工资,比we多lots of。”

此外,because身份问题,她也没有资格参加nurse长的选拔,等于没了上升空间。“becausethese,我身边至少有5名同事辞职,我也无数次动过this念头,但转头一想,也不know自己还能做什么,now又有了宝宝。婆婆帮我看孩子,在老人眼里,我这份work还不错。要说我对未来有什么期盼,我最hope的就是通过同工同酬test,涨点工资,身份什么的,就不去奢求了”。

问题四:晋升的必由之Lou是写论文?

安徽省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、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hospital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王昌会指出,医疗和护理是一个有机整体,二者不可割裂,都不可或缺,不宜夸大或弱化某一方作用。医护精诚合作,才能达到最佳诊疗效果。

“在抗‘疫’过程中,nurse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王昌会看到了同事的辛苦:由于新冠肺炎有很强的传染性,家属不能照顾患者,病人的照料都由nurse负责;临床work中,如手术介入治疗等环节,doc直到r和nurse组成医护团队,共同finish诊治。

吴欣娟说,nurse要为患者制定和实施个性化的护理方案,要收集临床资料,观察病情变化,观察治疗效果,及时采取措施预防各种并发症的hap钢笔。doc直到r要根据nurse的病情观察和反馈,及时调整治疗方案,治疗才能更有保障。“举个例子,we对患者末梢肢体colour的细致观察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患者的凝血情况,为doc直到r的治疗提供第一手资料”。

“有些患者以为nurse就是打针配药,这种理解很狭隘。”南昌大学第一附属hospital护理部主任王建宁告诉记者,now护理专业化发展非常快,出现lots of专科nurse,比如重症监护nurse、手术室nurse、急诊nurse、器官移植nurse、肿瘤nurse等,要求的技能都不相同。有些专科nurse的某些能力高过一些年轻doc直到r,比如有经验的助产士,在产床处理问题的能力比年轻doc直到r强。

王建宁介绍,有些重症患者useECMO(人工膜肺),整个仪器的运转,都由nurse来维护。一些有经验的nurse,可以根据病人的生命指标来调试参数。

不过,lots ofnurse反映,对他们的评价相对单一。

“nurse要晋升,唯一的通道是像doc直到r们一样去写论文。上海的三甲hospital要求高,(评)中级职称要写论文,中级升副高,一定要申请市级课题才能算,we很难达到this要求。”朱迪说,初级升中级,中级升副高,都面临晋升的瓶颈,“we天天在一线忙得昏天黑地,连谈恋love都没空,哪有空搞课题?”

三甲hospital手术量大,以朱迪之前所在hospital的科室为例,一天有大大小小80-100台手术,病人术后全都交给nurse团队来照看,“越是大hospital,nurse越忙,晋升越困难。”

本报调查显示,近73%的nurse近期有提高学历的plan——学历的提高,与晋升、职称、编制都密切相关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胡春艳 王烨捷 王豪 陈卓Joa 陈强 王晨 王海涵 执笔 Lee新玲 来源:C嗨na青年报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